公告版位
經過沒有更新的兩年,我從臉書回來囉!!^^

最近在看吳淡如做個好命女這本書,

看到這篇文章真是有意思,

不妨和大家分享一下想法唷~~

 

女人的邏輯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節錄自"做個好命女"~吳淡如


“你的人生還有什麼計劃?”第一杯咖啡喝完時,她問我這個問題。

窗外的天灰蒙蒙一片,濕氣寒涼,還好咖啡廳裡有著咖啡香和暖意。多年不見的老同學約我喝下午茶,她曾是我的手帕交,無話不談,只可惜上了大學後,學校隔得遠,漸漸失去了聯系。

這個問題好大,我偏著頭問她:“哪一方面的計劃?”

“比如說,生孩子啦……”

“我可不可以說老實話──目前還沒有計劃。”我苦笑:“我們可不可以不要討論這個問題?這種問題一討論下來,很容易變成沒有人會被真正說服的辯論賽。”

我深知她的立場。剛剛喝那杯咖啡時,我已經知道她這些年來都在為同一個問題困擾,那就是:她已有一男一女,正在為該不該聽婆婆的話再生一個男孩而傷透腦筋。婆婆的理由是,再生一個男孩比較“保險”,而丈夫的薪水在供應全家四口的開支和給公婆的月費上,已經捉襟見肘。

我盡量不要發表意見,因為我不是她,即使同是五年級的女人,她所處的環境,我畢竟陌生。

“你真不像女人,可是如果你沒有小孩,那……”

“那我老的時候會很孤單,對不對?這個理由,我聽了一百次以上,可不可以換一個新鮮的?”

“人家……某女主持人那麼忙,都生了小孩,還是雙胞胎。”

“人家要,我就一定要嗎?”這個邏輯使我一頭霧水。

“咖啡喝這麼多不好。”她說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不過,我本來也很愛喝咖啡的……咖啡確實很好喝,可是我為了懷第一個孩子戒掉了。”

“你很偉大。”我說。我知道討好者心中最需別人討好。

她安心的笑了。雖然沒有找到共同的話題,她終于得到了認同,我的討好也順利成功,這一那間我們彷佛恢復了友誼。“那麼談談別的計劃吧?聽說你常去旅行,最近還要去什麼地方?”

“吳哥窟吧!”我隨口說。

“什麼窟?那是什麼地方?跟你老公去二度蜜月啊?”

“噢不,我常想自己去旅行。”我據實說。

“真的?告訴我,”她的眼睛開始放射出光芒,身子往前傾,壓低了聲音:“你的婚姻是不是有了問題?不然為什麼要一個人去?跟我說沒關系,我不會告訴別人……”

我像一只愚蠢的小蜘蛛,不斷被隔壁蜘蛛結的網絆住。這些我解不開的蜘蛛絲,不經意就會出現在我的生活裡。

這時,我總好想衝到外頭,淋淋剛剛降下的冷雨。
 

 

女人習慣用非黑即白的思考

美國女作家艾瑞卡·江曾說:“如果做個女人就要經常抱怨、或向人嘮叨生孩子的喜悅,那我寧願不當女人,當個聰明的修女算了。”

她看了我一眼,應該察覺了我企圖終止這個話題的決心,馬上轉了個大彎:“其實沒小孩也好,我大學一畢業就結婚,一結婚就懷孕,一懷孕就沒有機會工作,有時我也覺得小孩是惡魔。沒小孩也好,我就看過有一對夫妻,像那個王建瑄夫婦,沒小孩他們也過得挺好的,可以做慈善事業。你還是不要生的好。”

我知道她犧牲立場,不過是希望能表達一點她的善意,可是這並不是我的心意:“可是,沒有計劃,並不代表我永遠不要小孩啊!”

類似的狀況,我碰過好多次了。未婚時跟一群已婚女人碰頭,大家只會問你什麼時候結婚。

當你很肯定的說還沒有計劃時,過了一會兒就會有人回頭安慰你,其實婚姻並不美好,若給她有機會重選一次,她會選擇不要結婚。

那時,我也通常會說:“可是,目前不想結婚,不代表我永遠不結婚啊!”總會換來她的一陣愕然,好像我是故意在語言上惡作劇來捉弄她似的。然後,她會全然釋懷的重問:“那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結婚哪?”

我總發現,女人,喜歡用一分鐘思考或評斷屬于一輩子的問題。所以比較上來說,女人最喜歡算命,喜歡被算命仙簡簡單單用一語定終身,對于人生意義,卻可以一輩子不搭理。

大部分女人思考現實問題的方式,也很有趣,常是非漆黑即慘白。不是“我一定要”,就是“我永遠不要”,不太能夠明白,人家只是“現在不要”。

比如說,到熟人家中做客,你一定常遇到這種情況:明明是剛吃飽才來,女主人端來一盤蛋糕,你搖頭說吃不下,她會很沮喪,再三強調那塊蛋糕好吃。

你若不接受,她會再端來一盤水果。你若說,抱歉我現在很飽真的吃不下,她會說吃水果有益健康,不吃水果不是好習慣。

如果上述的角色調轉為關系親密的男人和女人,女人屢屢勸食,而男人現在無福消受,女人多半會大大生氣──年紀大的生悶氣,年輕點的發脾氣。

蛋糕好吃、水果有益健康,我知道,我只是“現在”吃不下而已。然而,這卻是殷勤的女人無法接受的邏輯。

 

美好天性卻遮蔽了自己

不是邏輯不好,是太想對人家好,反而沒聽到別人的聲音。

想要對人家好,是想要在人際關系中獲得肯定。討好,才不會跟大家不一樣,被孤零零的遺失。

這是女人幾乎都有的美好天性,想讓自己發揮一種像“無色透明黏膠”的特質,讓旁人因為她而感覺溫暖。這種人格特質十分良善、可以消弭爭戰,但是如果一味熱呼呼的拿一輩子去討好,只能跟著大多數人,走著所謂大家認同的路,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,常會變成年久失修的斷井殘垣。

風來雨來,仍然躲在不能夠遮蔽的斷井殘垣中,繼續聽聽大家怎麼說,或叨叨絮絮的抱怨著命運辜負,始終沒想要花點力氣把它修整得完整堅實。

這樣的斷井殘垣,拆掉重建竟比慢慢修復容易。總是要等到平地一聲雷,摧毀所有,才不得不重整四壁、搭起新屋宇。

男人看見自己,常因事業失敗,而很多女人第一次看見自己,竟是因為男人終于狼心狗肺的拋棄,或者歷經夠大的變故讓她清楚,千呼萬喚也不會有人應,只有她自己能夠砌瓦築牆、擋掉風雨。

舊世界瓦解後,新世界建立,歷經辛苦,忽然看到自己,是很多上一代、這一代傑出女性走過的路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星星國的空中甜點沙龍

茱莉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JOJO
  • 好深啊~~
  • 所以覺得女人的一生,還真是難懂的課題呀~^^

    茱莉亞 於 2009/07/16 21:50 回覆

  • 獅城媳婦
  • 陳小姐,我了
  • 有了厚??^^
    那請大師開釋一下,
    我再看一遍後,反而又不了瞭...
    難解呀難解...

    茱莉亞 於 2009/07/16 21:53 回覆

  • leejen2005
  • 我了但不認同

    坦白說我不認為只有女人會用二分法單純的看事情;非關性別,關乎個人思考和教養
    我也不覺得吳淡如可以自命她跟那些‘女人‘不同
    她最近的事我深表同情,但還是不能太認同
  • 中!^^
    我也是不認為只有女人會這樣耶,端看個人思考模式和歷練...
    這篇文章會引起我注意,是那些情境對話真的是太熟悉瞭,看了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...
    (吳淡如的自命不凡出了名的啦,所以外界評價始終褒貶不一,總覺得于美人說話似乎讓人感覺溫暖一些...^^)
    ps:譚魚頭現在還有川劇變臉秀耶,美味被妳說得真心動,啥時約約去吃啊~~^^

    茱莉亞 於 2009/07/16 23:32 回覆

  • Peiting
  • 我也是想回說,我覺得這是"個人的邏輯",不是"女人的邏輯"咧…
    只是每個人都會以自身的經驗套在別人身上,想說這樣才是對的路…不過不論如何,只要自己開心,enjoy自己的生活最重要啦!!
  • 對對對!!Peiting說得太深入我心!!
    昨晚不經意看見新傳媒訪問史亞平的特輯,
    最後的結語也是這樣說!
    當時沒來得及拿紙筆抄下整段文字,
    但卻令我當下有醍醐灌頂的感覺...
    昨天相見真是開心唷~~^^

    茱莉亞 於 2009/07/17 10:51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【 X 關閉 】

【痞客邦】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

親愛的讀者,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,
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!
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